• <td id="ys2m0"><li id="ys2m0"></li></td>
  • <td id="ys2m0"><li id="ys2m0"></li></td><td id="ys2m0"></td>
  • <td id="ys2m0"><button id="ys2m0"></button></td>
  • <td id="ys2m0"><li id="ys2m0"></li></td>
  • <td id="ys2m0"><button id="ys2m0"></button></td>
  • <table id="ys2m0"><li id="ys2m0"></li></table>
  • <td id="ys2m0"><button id="ys2m0"></button></td>
  • <table id="ys2m0"></table>
  • <table id="ys2m0"><li id="ys2m0"></li></table>
  • <td id="ys2m0"></td><table id="ys2m0"><td id="ys2m0"></td></table>
  • <table id="ys2m0"><li id="ys2m0"></li></table>
    <table id="ys2m0"><li id="ys2m0"></li></table>
    <table id="ys2m0"></table>
    <table id="ys2m0"><li id="ys2m0"></li></table>
    <table id="ys2m0"><li id="ys2m0"></li></table>
  • <table id="ys2m0"><td id="ys2m0"></td></table>
  • <table id="ys2m0"></table>
  • <td id="ys2m0"><button id="ys2m0"></button></td>
  • 北京瀚海域達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手機版 官方微信
    全國客服熱線:010-69375123

    北京瀚海域達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行業資訊
    您的位置: 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鄉村振興:資本下鄉與農業農村的再造

    日期:2021-10-26 10:04 閱讀:

    基于資本、農戶、政府的不同邏輯,工商資本參與鄉村振興,能為長期缺乏資本投入的“三農”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優化農業生產要素結構;能使農業生產、農村管理、農村營商環境面臨整體性再造,帶動原子化空心村向特色產業村轉變;但也讓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遭遇土地流轉、生產組織、資源環境、經營風險等問題的挑戰。


    鄉村振興:資本下鄉與農業農村的再造(圖1)


    隨著資本介入和經濟發展,我國村莊組織制度如今呈現“村莊公司化”“村莊城市(鎮)化”“城中村”“衰落與消亡的村莊”“以廠帶村”五種模式。其中以“村莊公司化”和“以廠帶村”為代表的村企合一模式使村黨支部、村委會和骨干企業結成緊密經濟聯合,從農民專業合作社、土地股份合作社到股份合作公司基本按照企業的組織架構或者經營品類進行承包管理。

    新的資本下鄉運營方式需要對當前農村和農業進行整體性“再造”。主要表現:

    工商資本嵌入農業生產。

    資本進入高標準農田建設、現代農業產業園、農產品物流與交易平臺領域,為鄉村建設提供重要的產業支撐,促進生產發展。從市場環境來看,城鄉人口雙向對流,資本持續到鄉村尋找機會,村鎮城體系連接性增強,功能分工和專業化加深。但是農業項目投入大、周期長、見效慢,投資前期大量資金被占用,而資本下鄉普遍融資難;城市工商資本缺乏現代農業生產管理經驗和農業生產管理技術,導致了“有實力爭地,沒實力種地”的準入難題;資本進入農業生產環節并未改變傳統農產品回報率過低的局面,且資本層級化管理體制增加了溝通成本和管理費用,導致了運營成本居高不下的盈利難題。

    鄉村振興:資本下鄉與農業農村的再造(圖2)

    工商資本嵌入農村管理。

    資本大舉進入農村社會網絡使得部分村莊的經濟發展依附于公司。從治理能力來看,城鄉統籌、新農村建設、美麗鄉村建設的實施為鄉村振興戰略奠定了堅實基礎;工業化、城鎮化水平的提高能以城市和工業的“多數”帶動鄉村和農業的“少數”工業,為鄉村振興戰略創造良好條件。但是資本主導的新農村建設代表著企業與村治精英的意志,往往會缺乏整體規劃與設計以及區域協調與市場化引導,忽視了農村社會保障體制改革和農民自主性培育,造成農民文化改造中政府責任缺位和新農村建設長效性不足;同時,資本嵌入村莊治理結構過程中,圍繞與企業高管的血緣和地緣聯系形成了村莊內部和外部的權力不平等,導致了核心村對邊緣村的治理,侵害了邊緣村莊村民的自治權益。

    資本下鄉亟需改善營商環境。

    地方政府通過引導資本下鄉獲取建設用地指標,形成推動現代農業發展的各類項目平臺。但是長期以來通過土地整理等方式新增的建設用地指標基本以“增減掛鉤”形式進了城,農村真正可用的建設用地指標緊缺,致使循環農業、休閑農業、現代農業服務等項目“批地慢、用地難”。同時,涉農項目大多是位于遠離城鎮的鄉村,政府對于周邊和園區內部的水電、交通、物流、信息等基礎設施配套不到位,使得資本前期必須大量用于農業基礎設施建設,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企業發展。

    總的來說,資本下鄉不是表面的投資—收益的要素流動,而是深刻地嵌入到農村社會和鄉村振興的戰略當中,既瓦解了傳統農村社會組織形式,也改變了農業生產和經營方式。


    国自产拍精品偷拍视频,偷拍与自偷拍亚洲精品_网友自拍区视频精品_国语自产拍在线